<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躍

      第50章 確定不要?【來起點訂閱】

          況且他們用出腦波力量,其實明知賈巖肯定不會有安全上的危險,卻如此作派,肯定理由就是給他打氣。

          “呃。三位前輩,兩位將軍大人實在太厚愛我了,沒想到他們居然聽到消息,居然會這么快就親身到來,我想出去迎接一下兩位,不知可不可以?”

          賈巖從昆蟲專用的沙發上站了起來,對三位神情已經難看起來的域主生物,如此的畢恭畢敬道。

          “這……”

          “去吧,沒想到兩位將軍,居然將你看的如此之重,好,我們一道去迎接他們。”

          “我們三人不請自來,并未與他們打招呼,此事也得好好解釋,否則會有麻煩。”

          三位域主生物一派難受的神情,一齊站立而起,然后與賈巖一塊兒,出了戰車外。

          在這戰車之外,正有兩大身影,乘坐著戰車,飛一般的電光石火般風馳電掣而至。

          “哈哈,兩位老友可好,我們本來是想要與你們交流過后再來的,但沒此事比較機密,況且我們來的也比較急,就沒有這個時間哪。”

          那穿山甲生物似乎是三大域主中,主要的對外人士,對著那兩輛戰車,主動的說起話來。

          “哼。”

          話音未落,在那兩大戰車之上,已經有兩大身影各自飛出,他們速度比起戰車都要更快,轉眼間便到了面前。

          “賈巖,你沒事吧?”

          “這三個家伙,是否有逼你交出上什么了?”

          兩大身影自然便是頂著一頭樹枝的巨樹生物,以及那賈巖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的章魚生物。

          巨樹生物倒是沒什么,雙方的交情已經不錯,可這章魚生物居然也如此的對賈巖好,看得出來,他還挺真性情的。

          “感謝兩位前輩百忙中還關心我,我并沒事,也沒有來得及上交什么給這邊的三位前輩。”

          賈巖微笑著淡淡然道。

          他知道,自己身后有兩位域主作為后盾,此事自己的結果肯定會比較好了,不管是交那陰陽道簡化版,還是不肯交出,都不至于當場就出問題。

          “沒來得及么,看來這三個家伙,還真的想要你交些什么了啊,很好,很好啊,當初你們這些域主大人,把我們兩兄弟趕到這片鳥不生蛋的草原來當將軍,如今又跑來強迫我們屬下,看來是欺負定我們兩了是吧。”

          那章魚生物恐怕是個脾氣火爆的家伙,昨天與賈巖對話的時候,賈巖就看出,他是有那么一丁點暴怒性子的。

          “呃,兩位,我們可真的沒這種念頭,再說了,當年的事,我們三位也是小角色,怎么能怪到我們三個頭上。”

          那穿山甲一聽章魚提起了‘過往’,頓時底氣都不足了,連連辯解起來。

          眼瞅著賈巖被兩位本地將軍域主護住了,三位域主都無奈的嘆了口氣,對這兩位,他們就是因為沒有辦法,才選擇了偷偷到來,等到將賈巖的東西逼出來,生米煮成熟飯了,他們也就不怕兩位域主的怒火了。

          當下卻被卡的剛剛好。

          “兩位,這么多人看著呢,不如我們到那邊的戰車里商議一番如何,我的戰車里,可準備著不少好東西,就當是賠罪,拿來招待各位好了。”

          “哼。”

          兩大域主在穿山甲生物,以及另外兩位域主的邀請下,半推半就的,給了賈巖一個眼神,帶著他一道進入了戰車內部。

          外界的士兵們,一個個看著來自‘域主’們的交流,以及只屬于域主生物的作事方式,不由感覺到大開眼界。

          只是他們也不敢多說什么。

          畢竟,這可是域主啊,甚至其中三位乃是糾察,他們連在網上的東西都能夠查,賈巖部隊的士兵們哪怕想要把此事放到網上,當成自己的吹噓資本,恐怕都難,因為糾察是能夠追查士兵們在網上發表了些什么言辭的。

          畢竟士兵就是士兵,哪怕給了他們使用網絡,以及娛樂的特權,卻仍舊是限制著他們向外擴散出情報的,否則真正出了什么意外,該怎么辦?

          “……”

          “…………”

          這次在戰車內的協商,總體過去了小半天的時間。

          其間幾次,戰車外的士兵們,都誤會里面要打起來了。

          戰車數度有巨大的能量欲要爆炸開來,可很快都在某些力量的干涉下,漸漸平息,而后再次準備爆發,再之后又平息下來。

          爭吵的聲音,甚至都傳到外界,連戰車的隔音都沒了效果。

          其中隱隱約約的,能夠令得外人聽到,他們在爭論什么交易。

          本來吧,很多士兵們會認為,此事應該是為了賈巖大人,爭取什么好處,可在這許多的聲音中,竟還傳出過一次賈巖本人的嘆息聲。

          這就值得人耐人尋味了。

          當然了,不管里面在干什么,又準備做些什么,對外界的士兵們而言,也最多就是聽聽熱鬧,想像一下里面著干嘛,卻怎么都不可能去了解到真相的。

          實則,過了小半天之后,打開的戰車門內,那兩位急匆匆趕到這片賈巖部隊陣地的域主將軍,出門時,簡直有點樂不思蜀。

          “好了,三位,還有賈巖,你們都別送了,若非是戰爭緊急,我們兩個不能長時間離開主力軍,否則我們都想要留在這里,與你們不醉不歸。今天的交談,真的太有趣了。”

          “呵呵,賈巖小友,你就是我們的大福星,好了,別的事不多說,這次的戰爭過后,功勞少不了你的。”

          兩位生物,包括巨樹生物,居然都有點飄了的樣子。

          明顯的,他們都喝了酒的感覺,而且能夠令得域主都上頭的酒,想必不會是凡品。

          只是與這兩位的樂不思蜀相比起來,不論是三大來臨的糾察部隊域主,還是賈巖本人,神情上都沒有那么多的興奮感。

          本來此事不應該的。

          三位域主屬于‘敵對’陣營,他們如果做了什么讓步,神情不那么好看,倒是理所當然。我愛

          可名義上,起碼與兩位域主,應該要隸屬于同一陣營的賈巖,應該不會這樣的才對。

          但他就神情難看了。

          沒錯,賈巖真的在神情難看。

          因為這次的交易,雖然得到了兩位域主前輩的幫助和鼓勵,但整個過程完畢后,賈巖發現了一點。

          那就是眼前的兩位看似很‘老好人’,對賈巖的伯樂知遇之恩,甚至不惜為了他,擺出一副要與三大同僚開打的前輩們,居然也是有自己小九九的。

          “恭送兩位長官了。”

          他嘆口氣,雖然無奈,但好歹這兩人還是來幫助自己的,所以不能冷著臉。

          “走了走了,賈巖,這三位的域主之路,也挺有趣的,你倒是有好福氣,一口氣又有了這么三位的域主之路講解,我都羨慕你。”

          “老章魚,走吧。”

          甕聲甕氣的巨樹前輩催促了一聲章魚生物,再之后,回過頭看了看賈巖,突然有一道傳音到達賈巖的耳中。

          “賈巖,你不必介懷,我們介入你的交易之中,還趁機搞了點利益,這可不是真心想要什么,你很聰明,可以想清楚的。”

          “回秉前輩,我明白的,你們要了的利益,實則是故意將我與你們綁定得更深了,這樣三位前輩未來若想坑我,也會多一層顧慮。”

          “你明白就好,我們走了。”

          唿

          兩大將軍,因為戰場上風云變幻,哪怕及時趕到了,卻仍舊不能多待,在這里久拖了小半天后,就結束了與三位域主的對峙,一齊離去。

          “好了,這兩個討人厭的家伙離開了,賈巖,我們可以履行承諾了吧。”

          三位域主目送了草原之地的域主離去,接著對賈巖說道。

          “是的,三位前輩。”

          賈巖點點頭。

          一群四人,又在大眼瞪小眼的周遭士兵們的注視下,進入了戰車內部,一如兩位域主將軍,都沒有來過一樣。

          不過情況明顯是不同了,對賈巖他們不再是用那么嚴厲的態度,甚至有說有笑起來,肯定是兩大將軍來臨起到了作用。

          關于這次的交易,士兵們沸沸揚揚,也不知誰講的對,總之各項的猜測都極多。

          唯獨進入了戰車內部的四大生物,以及離開的兩位域主生物知道,這次可謂是皆大歡喜,包括賈巖在內,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并沒有誰損失較大,誰比較吃虧之說。

          他們最初談的東西,對賈巖就并沒有太多的壓榨,只是會有一絲的壓迫可能性。

          而兩大將軍來臨的時候,對賈巖就等于多了一個外界的助益,于是乎,雙方變得平等了起來。

          這次的交易之中心論點,在于賈巖交出了自己的‘陰陽道基礎篇’,以及更為關鍵的聯手戰法等以后,他將獲得什么。

          本來只是屬于賈巖與三大域主之間的交易,卻因為來臨了兩位域主,被他們橫插一腳,變成了也是利益的一方。

          賈巖是理解的,如果沒有兩位域主前輩在其中變成利益一方,恐怕就算這次他們幫助了賈巖,可未來若是三大域主想要反悔,總不能每次都找兩位將軍域主吧。

          于是乎,賈巖也理解兩位域主幫忙的理由。

          況且他們提出的條件,還真就不是單單為了他們自己。

          因為兩位域主提出的交涉,是三位域主幫助草原戰役,起碼來一場大勝!

          要知道,草原戰役上,兩位域主要對付四大敵方域主,在這其中,巨樹域主乃為一名防御性的域主,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這才勉強抵擋了敵人的進攻。

          可他們兩早就搖搖欲墜了,如果多來幾次戰役失策的話,恐怕他們兩都會負傷,甚至死亡。

          所以當這次,三位外域來臨的糾察部隊域主親至,他們怎么可能放棄這么好的機會,肯定要抓著他們,不讓他們跑掉。

          若是有了三位域主的幫忙,那么這次的戰役,雙方的人域主對比,就變成了五對四,轉變為了草原部隊域主數量獲勝。

          但問題是,五對四優勢沒錯,甚至有可能,將敵軍四大域主,滅殺一道兩個,卻怎么都不可能將他們直接滅殺。

          這涉及到戰爭的進度的問題,此時的戰爭,還沒有到令得圍攻掌握者那些勢力,盡數全力以赴的等級,不然每個勢力的總體實力,都與掌握者勢力差不多,他們每個都派出盡可能多的域主,那么掌握者勢力部隊,將要面臨的域主數量,就可能不是一對二那么簡單了,有可能是一對五,甚至一對十!

          當然了,各自勢力中,又有更遠的其他敵人,全力以赴永遠只會存在于理想之中,但現在他們都沒有盡全力,也是很實際的問題。

          若是草原部隊這邊,來了一場大勝,將敵人的域主全滅?

          那問題就大了,那兩大勢力恐怕會以此為借口,大舉增兵,外加來臨更多的域主,要知道,全面增加戰斗等級他們做不到,但區區一個草原戰區,要來七八個域主,是一點都不困難的。

          而這,也是掌握者勢力內部,明明還有不少的域主儲備,卻并沒有增兵各大戰區的重點理由。

          三位域主前輩,也并非是不想幫忙,打問題是,他們壓根不能破壞這一理念。

          于是乎,最后協商的結果,就是以個人的名義,前來這一戰場參戰,頂多滅殺一到兩位域主,將草原戰區打造成勢均力敵,或者我方稍微變得優勢大一點點。

          兩位將軍域主,其實要的也僅此而已。

          敵方域主減少一兩個,他們的性命就無虞了。

          如果將敵軍全滅,恐怕他們才更不想,因為接下去敵人來七八個域主,他們都會被碾壓而過,草原戰區也會瞬間告破,他們才不想呢。

          “賈巖,那兩位的要求,我們答應了,那么你的要求,是那些礦物,以及我們三位,分別對你講解些晉升時的感悟之類么?其他的,你確定不需要?”

          在戰車內部,三大域主對賈巖,仍舊在感覺到驚奇。

          本來以為,這位星河中階頂峰的生物,會在有了靠山之后,提出更為過份的要求,甚至要些比較名貴的東西才對。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