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武煉巔峰 莫默

      第五千一百六十五章 守護

          “這群廢物,區區幾支人族小隊竟就將他們阻攔了下來,簡直無用至極。”無疆惱火怒罵。

          閎扈道:“那幾支似乎都是人族的精銳小隊,比常規小隊要強大的多。”

          無疆冷哼一聲:“精銳小隊又如何!也不過這么點人,就算拿命填也能把他們填平了!”

          閎扈搖搖頭:“怕是不成,這般不斷增派人手過去無濟于事,只會給他們逐個擊破,他們總共有五支小隊,每次都有兩支隊伍休息,三支隊伍防守,沒有足夠的力量,根本無法突破他們的阻攔。”

          “你有什么想法?”

          閎扈略一沉吟道:“聚集力量,一鼓作氣,將他們擊潰!”

          無疆不耐道:“何須如此麻煩,你我上陣,他們豈是對手?”

          “不可!”閎扈連忙阻攔,“你忘記幾十年前無影他們的遭遇了,三十多萬大軍,就是因為貿然出擊,結果被人族埋伏,一舉擊潰,導致接下來的戰局不利,我墨族大敗虧輸。在不確定那邊有沒有陷阱之前,你我最好不要有什么輕舉妄動。”

          無疆臉色變了變,無影等域主的遭遇他自然記得清楚,不過幾十年前的事情,對域主這樣壽命悠長的存在來說,猶如昨日,心中雖憤懣,卻也知道閎扈的擔憂不無道理,項山忽然在這鬼地方晉升,又有五支人族精銳小隊守護,怎么看都有些不對勁。

          雖然至今他們沒有感受到任何八品開天的氣息,可是誰又能保證那些陰險狡詐的人族有沒有潛伏在附近。

          人族的陣法可是極為精妙的,隨便布置一個陣法也能遮掩氣息。

          他們之所以在這里觀望等待,一方面是借助手下墨族的沖擊試探,另一方面也是在等前線那邊傳遞消息。

          一旦可以確定此地沒有陷阱,那么他們必會出手。

          項山威名何等恐怖?不過那是八品的項山,一個七品,他們兩個隨便哪個出手都能手到擒來,拿下項山,足以給人族那邊一記重創,挽回這幾十年來墨族丟失的顏面。

          前線那邊還沒有確切的消息傳來,想來那邊依然在試探中,無疆和閎扈沒有死等那邊的消息,他們必須做好自己這邊負責的事。

          是以兩位域主一番商議之后,給那些正在騷擾突襲的墨族下達了撤退的指令,同時催促附近的各處領地上的墨族,緊急趕來此地支援。

          項山晉升所在浮陸外圍,墨族忽然如潮水一般退去,丟下滿目狼藉。

          野豬隊在朱玉明的帶領下窮追不舍,看那架勢似要將這些墨族趕盡殺絕方才罷休,好在柴方將他攔了下來:“窮寇莫追,守護要緊。”

          朱玉明罵罵咧咧幾句,雖還有些不情不愿,卻也知道事情輕重,帶領隊員迅速回歸。

          一番激戰,每一支小隊都消耗不輕,連忙抓緊時間回復自身。

          “墨族退兵了。”東方文兵眼前一亮。

          楊開瞇眼,運足目力觀望,緩緩搖頭:“只是暫時退去罷了。”

          雖看的不太真切,但那些退去的墨族明顯沒有真的離開,而是聚集在遠方,似在等待著什么。

          這個情況可不是什么好現象,看樣子,他與東方文兵之前的猜測成真了,這些墨族背后果然有高人,若非如此,根本無法解釋眼前的局面。

          東方文兵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臉色不禁凝重起來。

          楊開寬慰道:“前哨大營那邊應該很快就要來人了,咱們只需再堅持三五日。”

          東方文兵沉聲道:“話雖如此,但觀墨族在此地的動向,明顯對此地有所部署,就怕前哨大營的援兵會在半路被攔截下來啊。”

          修行至七品這個境界,沒有誰是傻子,東方文兵的擔憂不無道理,楊開也能意識到這一點,只是如今他們也唯有將希望寄托在前哨大營的支援上,又或者項山能夠盡快晉升。

          兩人卻不知,他們的擔憂早就已經成為事實,從前哨大營出發前來此地的張姓和孫姓兩位八品,早就被墨族的兩位域主在虛空中阻攔,打的熱火朝天。

          時間緩緩流逝,五支人族小隊的隊員,無論是誰,都有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寂靜的虛空中,殺機縈繞,讓人心頭不安。

          而在那領主領地外圍,墨族的數量不斷增多著,從最初的萬數,增至兩萬,然后是五萬……

          無疆和閎扈望著這數萬歪瓜裂棗,大為不滿。

          他們雖已緊急抽調附近領地上的墨族前來此地,但能抽調的兵源卻是少之又少,無他,最近這幾十年來,墨族這邊的可戰之力,大多數都被抽調到前線那邊去與人族的前哨大營對峙了。

          如今還留在后方的墨族,可戰的力量極少,眼下他們聚集過來的這些墨族,仈Jiǔ成都是炮灰,連下位墨族都算不上。

          這局面讓人尷尬,不是兩位域主無能,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附近沒有太強的兵力讓他們抽調,他們也無能為力。

          質量不行,那就只能數量來湊了,好在他們也沒指望這些墨族成什么事,只是沖鋒試探,還是能做到的。

          兩日后,勉勉強強湊齊了八萬大軍,已是極限,更多的他們也抽調不過來,在兩位墨族域主的號令下,八萬大軍浩浩蕩蕩地朝浮陸攻去。

          遠遠地,幾支人族小隊就發現了來敵的蹤影,那潮水一般的數量,讓人頭皮發麻。

          頂在前方的野豬隊隊長朱玉明一聲長嘯,所有還在恢復當中的人族將士緊急行動起來。

          三艘戰艦一字排開,法陣微微嗡鳴,船身之上,一道道強弱不同的光芒開始閃爍,伴隨著那光芒的不定,能量波動也在起伏不停。

          楊開與東方文兵依然按兵不動,他們兩支隊伍負責守護項山,在局面沒有惡劣到一定程度之前,也不敢有什么輕舉妄動。

          彼此距離越來越近,八萬墨族大軍狂襲而來的情景,就如凡人在面對海嘯山崩,給人莫大的心理壓力。

          某一刻,朱玉明的咆哮響徹虛空:“殺!”

          一聲之下,三艘戰艦震蕩不休,一道道耀眼光芒自艦身各處打出,轟進襲來的墨族大軍之中。

          一片人仰馬翻,那每一道光芒之下,都有無數墨族化作齏粉,更有幾道光芒在墨族大軍之中清出長長的真空地帶。

          只是一輪齊攻,最起碼便有數千墨族隕落當場。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為之一怔,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這些來襲的墨族數量雖多,但并非不可力敵,他們之中大多數居然都是炮灰,否則沒道理一下子死傷這么多。

          負責操控戰艦秘寶的將士們無需吩咐,再次激發秘寶之威,又是一輪齊攻,比起方才更猛烈的攻擊打出,墨族的死傷再一次擴大。

          三輪齊射之后,墨族已近在眼前,七品開天們紛紛躍出戰艦,各持秘寶,催動天地偉力,圍繞著自家戰艦所在殺敵,一時間,墨血飚飛,墨族的氣息凋零。

          而放眼望去,三艘戰艦所在的虛空,已被密密麻麻的墨族充斥,幾乎看不到那三艘戰艦和七品開天們的身影,只有不斷起伏的能量波動傳出。

          這情景,就仿佛掉在地上的三顆糖塊,被螞蟻們包裹了一般。

          有大批墨族越過三艘被纏住的戰艦,直朝浮陸撲來。

          晨曦和水蛇隊早有準備,戰艦威力齊開,七品開天更是全力催動小乾坤的力量,朝那墨族數量最多的地方轟出自己的最強神通。

          楊開已將空間法則催至極限,所有企圖靠近浮陸的墨族,都如陷入泥沼之中,行動緩慢,給了兩支小隊成員擊殺的機會。

          也多虧了他的空間神通,否則單憑兩支小隊,恐怕真攔不住這些悶頭沖擊的墨族。

          墨族們確實大多數都是炮灰,本身實力不值一提,在場的人族隨便哪一個,都能輕松殺死一大片,可架不住他們數量多,項山的晉升不容干擾,任何一個墨族突破防線都可能造成巨大惡果。

          戰局短時間還在可控之中,然而時間一場便不好說了。

          這般高強度的爭斗,無論是誰都堅持不了太久。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半日之后,五支小隊的成員個個都消耗巨大,最明顯的便是殺敵的速度大不如前,楊開雖還能支持,催動空間法則遲滯墨族們突襲的身影,但晨曦和水蛇隊成員們卻難以跟上節奏了。

          浮陸外圍的墨族數量越多越多,用不了多久,便是楊開也再無法阻止他們不要命的沖擊。

          是時候了!

          一念至此,楊開大喝一聲:“柴師兄!”

          前方虛空某處,被無數墨族包圍的一艘戰艦中,柴方的聲音傳來:“哈哈哈哈,殺的老爽了,怎么,楊兄你們堅持不住了嗎?”

          東方文兵笑罵道:“老柴你給我快點,休得啰嗦!”

          “來了來了!”柴方回道,隨著他聲音的落下,一圈猶如實質的光暈忽然爆開,那光暈沒有太大的殺傷,卻有極強推搡之力,霎時間,圍聚在老龜隊戰艦外圍的無數墨族,隨著光暈的擴散,紛紛被推搡開來。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