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

      第4323章 你是老趙,還是慧錦?

          這個夜晚,對于白城壁來說是糟糕透頂的,但是,對于李龍炎來說,同樣無比糟心。

          這一樁樁,一件件的,都特么的叫什么事兒啊!

          李龍炎本來還覺得刁遠超和白城壁都算是不錯的,相貌和實力都挺好,有資格成為自己的女婿,可是,現在看來,這一個人缺了一只耳朵,另外一個則是喜歡大晚上的裸-奔!

          他們這是在搞什么!

          “老趙,你過來。”李龍炎坐在茶室里面,似乎是有些心神不寧的。

          “島主,您有什么吩咐?”老趙答應了一聲,便給李龍炎沖了一杯咖啡。

          這兩天來,李龍炎越發的喜歡上了咖啡的苦味,連喝茶的量都減少了很多。

          “我不想再看到他再參加下去了。”李龍炎說道。

          “島主所說的……是白城壁?”老趙扶了一下眼鏡。

          作為東道主和承辦方,想要制造一些麻煩來影響才俊之戰的參賽者,其實并不是一件特別有難度的事情。

          “不,是那個鐘陽山的蘇銳。”李龍炎說著,他的腦海之中便浮現出了白紅顏的面容,于是心中更加不爽了:“說不上什么原因,這個年輕人讓我的心里面非常不舒服。”

          這個原因,李龍炎不是不知道,只是暫時不可告人。

          “島主,需要我今天晚上就去做這件事情嗎?”老趙說道。

          “可以。”李龍炎的眸光微凝。

          在他看來,想要把蘇銳打傷,讓他退出才俊之戰,并不困難,葉普島還有很多長輩級的高手可以戰勝蘇銳。

          畢竟,那個走狗屎運的家伙只會背摔。

          “島主,你盡管放心,我會做好這件事情。”老趙扶了扶眼鏡,然后便走了出去。

          李龍炎并沒有再擔心,于是把咖啡喝完,便去洗漱了。

          才俊之戰和比武招親都才剛剛開始,誰知道接下來還會出現什么幺蛾子呢?

          至于那個輪空的家伙……讓他重傷退賽,對整個才俊之戰的走向也不會造成任何的影響。

          這些年來,老趙從來沒有出過任何差池,各種臟活累活都完成的非常出色。

          所以,在李龍炎看來,明天他就不可能再看到蘇銳的身影了。

          然而,等到老趙走到半路的時候,忽然停下了腳步。

          前方的山路很黑,月亮也只是在云層的縫隙之中灑下了一道光。

          “是誰?出來。”老趙冷聲說道。

          樹葉◇零零微動,腳步輕輕。

          一道倩影走出樹林,那窈窕的影子鋪在了地面上。

          待看清楚眼前之人的時候,老趙眼鏡背后的目光有些意外:“二小姐。”

          來者正是李秦千月!

          “是我。”李秦千月這一次并沒有戴面紗,而是穿著一身黑色的練功服。

          那嬌俏之中帶著明顯出塵味道的面容,本該更適合白色之類的純潔色彩,可是,當李秦千月穿上這黑色練功服的時候,也給人帶來了一種我見猶憐之感!

          而在這動人的味道里面,還有絲絲凜冽的氣息,從她的身上透發出來!

          老趙也算是看著李秦千月長大的,他還從來沒有從這姑娘的身上感受過類似的氣場!

          “二小姐,天色不早了,你該休息了。”老趙說道。

          李秦千月搖了搖頭,聲音淡淡:“趙叔,你也該休息了。”

          “二小姐,很抱歉。”老趙搖了搖頭:“島主交代了事情,我還要去辦。”

          “你不能去。”李秦千月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拒絕的味道!清淡且堅定!

          “二小姐,你沒必要阻攔我。”老趙見此,便猜到了,李秦千月剛剛一定是聽到了李龍炎和自己的對話。

          畢竟,當時的李秦千月應該就在房間里面。

          李龍炎應該并不清楚自己的二女兒和蘇銳之間那些不清不楚的聯系,因此,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也沒有回避。

          當然,李龍炎的真正出發點,究竟是覺得蘇銳太礙眼,影響了整體才俊之戰的走向,還是想要順手除掉一個“情敵”,那就不太說得好了。

          “趙叔。”李秦千月沒有再多言,把手中的劍從劍鞘之中緩緩地抽了出來!

          她來了,是帶著劍來的!

          這劍鋒,就是決心!

          老趙輕輕地嘆了一聲:“小姐,你這是何苦呢?”

          “趙叔,你或許會覺得我并不至于會這樣做,但是,你并不明白,他是我命運之中唯一的變數。”李秦千月準備直接說實話了。

          她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打得過老趙,但是她很確定的是,老趙不敢對她下殺手。

          “命運里的唯一變數?”老趙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框,他有些不太明白此時李秦千月的用詞。

          “我想要打破囚籠般的命運。”李秦千月的聲音之中透出了一股往常難得一見的清冷之感:“而他的出現,給了我這樣的機會。”

          這個時候,老趙才意識到,眼前這位二小姐,可絕對不是會永遠逆來順受忍氣吞聲的!

          她一直在尋求著改變,她不會這輩子都被動地接受著父親李龍炎施加給她的那些壓力與所謂的責任!

          在老趙看來,李秦千月并不是那種特別有主見的人,但是,此刻,她能夠主動為自己去爭取某些東西,這一點真的太難得了!

          “所以,我不準你動他。”李秦千月橫劍而立,身上的凌厲英氣開始迸發了出來。

          感受著李秦千月身上那股毅然決然的氣息,老趙輕輕的退了一步。

          這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了。

          “辛苦趙叔了。”李秦千月明白,心中不禁有一絲感動,身上的那股凜冽氣質也隨之收了起來。

          “二小姐,希望你可以成功。”

          老趙說著,忽然伸出手,往自己的胸口拍了一掌。

          砰!

          一聲悶響,老趙隨之吐血。

          李秦千月并沒有任何的意外,她之前的感動也是由此而來。

          不把自己打傷,是沒法向李龍炎交代的。

          “趙叔,千月在此謝過。”李秦千月把長劍插回了劍鞘之中。

          “我去向島主復命。”老趙說著,對李秦千月點了一下頭,隨后轉身走開。

          不過,他還沒走出兩步呢,便扭過頭來,說道:“二小姐,有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一下。”

          “趙叔請講。”李秦千月說道。

          “以島主的性格,他想要去做某件事情,那么可能根本沒有誰能阻攔地住他。”老趙說道:“我如果沒完成,那么島上有的是人可以完成。”

          的確,葉普派那么大,縱使那些年輕的弟子打不過蘇銳,可長老級的人物呢?師叔級的人物呢?更何況,李龍炎本來還有一堆優秀的弟子啊!

          李秦千月看了看老趙,心中微微一動,隨后說道:“趙叔,我一直是把你當親叔叔看待的。”

          “謝二小姐,我知道。”老趙回過頭來,說道。

          “所以,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我不讓你過去,是在保護你。”李秦千月說道。

          這話語之中的每一個字,都把老趙狠狠的震了一番。

          “二小姐在保護我?”老趙問道。

          “沒錯。”李秦千月搖了搖頭:“我沒有任何故弄玄虛的意思,趙叔,如果你去了,那么今天晚上,可能就回不來了。”

          說完,她沒有再做過多的解釋,直接轉身離開。

          那嬌俏窈窕的黑色背影,重新消失在了夜色下的樹林之中。

          老趙站在原地,想了想,隨后摘下了眼鏡。

          那高度近視的眼睛里面,開始流露出了絲絲縷縷的精光。

          由于月亮幾乎被與云層所掩蓋,星星更是一顆也沒有,在這種情況下,老趙的目光甚至有種星光閃耀的感覺。

          很可惜,這樣的夜晚,沒有人得見這堪比星光的精光。

          站在原地沉思了一會兒,這樣的星光開始逐漸地收斂了起來。

          “二小姐,你錯了。”想著剛剛李秦千月的表現,老趙笑了笑,隨后,他搖了搖頭,沿著來時的路回去了。

          然而,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已經等在了前方。

          “阿彌陀佛。”

          來者正是東林寺的帶隊師叔,慧清!

          老趙見狀,微微愣了一下 ,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鏡框。

          “慧清師父,你好。”老趙說道:“這么晚了,還不休息?”

          慧清走到了老趙的面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趙管家不也還沒有休息嗎?”

          “慧清師父有話不妨直說。”老趙說道。

          “我有兩件事情想要麻煩趙管家。”慧清說道。

          “慧清師父,但說無妨。”老趙又扶了一下眼鏡框。

          只是,這個動作有些許的不自然。

          “我希望葉普島不要對蘇銳小友出手。”慧清的聲音很淡,從中聽不出任何的情緒來。

          “我不明白,東林寺和那個年輕人之間還有關系嗎?”老趙同樣淡淡的問道。

          “東林有一個弟子死在了東洋忍者的手上,而到目前為止,葉普島還是沒能給我們一個真相,所以……只能我們自己來追查。”慧清說道:“我知道,或許趙管家可能不會出手了,但是,我不希望看到葉普島的其他高手對蘇銳小友動一些不太好的念頭。”

          平日里一直木訥寡言的慧清,此時,說起話來也帶有一股濃濃的咄咄逼人的感覺。

          恐怕,全東林寺的人都沒有見識過慧清的這一面。

          “我可以不出手,但是我決定不了島主的想法。”趙管家說道:“島主要是安排別人出手,我也是管不了的。”

          “不,只要你想管,就能管得了。”慧清說道。

          他們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碰撞出無數的火花來。

          “還是說第二件事吧。”趙管家說道。

          “這第二件事情,是我的一個疑問,還請趙管家幫我解答一下。”慧清說道。

          “請講。”老趙再次扶了扶鏡框。

          “我是該稱呼你為趙管家呢,還是該稱呼你慧錦師兄呢?”慧清看著老趙,目光如炬。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