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兵王(步千帆) 步千帆

      第7610章 我們回家

          “他至少要等到我離開離火皇城吧,總得要點臉吧!”葉謙苦笑著在神魂中問道。

          “諸天都在六大至強者的掌控之中,要什么臉?你拿自己小命賭他要臉?聽我的,趕緊用無間通行神通跑路。”神荒鼎鼎靈催促道。

          “葉天驕,還有獎品在皇室寶庫之中,請隨我來!”執政親王冷著臉對葉謙說道,眼中看著葉謙卻帶著一絲欣賞,因為葉謙,他兒子最有希望成為下一任天帝。

          “好!”葉謙點頭,在六大至強者的注視之下,隨著執政親王前往皇室寶庫。

          葉謙獨自進入寶庫之中,從五等道兵煉丹爐,到五等極品道兵,再到五等世界本源,各種最頂級的天材地寶,甚至上古之寶,應有盡有,但葉謙只能挑選一樣。

          “選這個!”神荒鼎鼎靈忽然激動地提示葉謙。

          葉謙順著提示望去,是一個殘破劍兵,沾染著紫黑色血跡,圓柱形的劍身被砍掉一半,像葉謙老家的那種西式刺劍,但要粗得多,劍兵上繚繞著古怪又恐怖的氣息。

          這氣息,讓葉謙有一種無力反抗的感覺。

          只是一柄殘破的兵刃而已。

          “上古浩劫時,瀚海上界遺留兵刃。”葉謙看到了關于這個兵刃的簡介。

          瀚海上界,就是上古浩劫入侵此方無盡虛空海洋,導致中樞世界跌落層次,九大無極道兵隕落兩件,神荒鼎也因此破損的主因。

          “用它當坐標,以你問道境的修為,發動空間至高大道神通無間通行,你就能直接偷渡去瀚海上界!”神荒鼎鼎靈激動道。

          “這跑得是不是太遠了?”葉謙訕訕道,哪怕是為了躲避歸一天帝,直接越過這方無盡虛空海洋,去往上界,有點冒險。

          要知道,上古之時,諸天萬界最高的修為,還是問道境之上的合道境,當時還九大無極道兵俱全,就這樣,還被瀚海上界打得支離破碎,差點淪陷。

          “還呆在這里,你要多久才能到問道境九重?尤其是被歸一天帝追殺的情況下?去了瀚海上上界,你就能以最快速度達到合道境,只有到了合道境,你才有可能回家!”神荒鼎鼎靈熱切道,只有到上界,他才能更快恢復,也能達到更高層次,當然對葉謙也好。

          回家?葉謙心頭一動,忍不住問道:“合道境就能回家?”

          這個回家,當是回老家!

          “不錯,以合道境的修為,憑借無間通行,你就能回去,但這方天地,最高問道,你達不到合道境。”神荒鼎鼎靈道。

          “好!”葉謙相信神荒鼎鼎靈不會騙他,更何況,有歸一天帝的威脅,他還在這里,確實有大風險,還不如去瀚海上界避避風頭,等修為高了,他身上這么多這方天地的物件,直接用無間通行再回來不遲。

          葉謙直接通過自己獲得一次獎品兌換權限,將瀚海上界的破劍取下,無間通行神通發動,葉謙體內空間之力急速消失,與之前不同,莫名的暈眩感與空間躍遷讓葉謙完全失去了一切感應,五感直接被關閉,他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謙緩緩睜開眼睛,龐大的靈力沖刷著身體每一個細胞,讓葉謙差點又暈了過去,遠處草原與山巒隱約可見。

          “歡迎來到瀚海上界!”神荒鼎鼎靈在葉謙腦海中說道……

          …………

          若干年后。

          瀚海上界,一處古妖肆虐的荒古之地。

          一個長發女子,抱著一個嬰兒,在荒古之地穿梭。

          她的周圍,一團光暈閃爍,將她的氣息阻隔。

          后方,幾十個人狂追不舍。

          為首的是一個長袍老者,他看到女子的路線,冷笑著說;“果然是好膽色!這個賤女人,竟然抱著異族血脈,沖進古妖之地。”

          “三長老,還追不追?”后方的人都是帶著驚恐之色,畢竟,這個地方全都是古妖,他們人類沖進來,九死一生!如果惹惱了強大的古妖,他們這些人根本不夠古妖一爪子的。

          三長老遲疑了一下,隨后冷哼一下,說道:“追!斬草除根,絕對不能留下后患,否則我大東王朝,后患無窮!”

          “是”!

          眾人繼續朝著里面追去。

          前方的女子回頭,看到那些人繼續追了過來,她慌亂起來,如此下去,她不是被后方追兵殺死,就是碰到古妖被拍死。

          自己死了倒是無所謂,但是,圣皇的血脈就保不住了!這些卑鄙的背叛者,他們竟然如此的狠辣。

          劉雪晴咬著牙,繼續朝著前面沖去,偶爾有古妖打一個哈欠,森寒的氣息,讓她內心恐懼。

          這里,絕對不是人類能夠涉足的地方。

          劉雪晴繼續奔跑。

          突然間,空中一道金光落下,瞬間洞穿了劉雪晴的裙擺,直直插進了她的小腿上。

          “啊!”劉雪晴撲倒在地上,不過,她在倒地的時候,仍然把懷中的嬰兒照顧得很周全,生怕孩子被摔傷。

          “賤女人!竟然敢背叛我們!”三長老趁機加速,落在了女子的身前。

          劉雪晴的眼中,露出絕望,她看著老頭,說道;“三長老,你這又是何必,當年圣皇在世的時候,對我們星月閣,也是非常的照顧,為何一定要做叛國者,為何一定要把圣皇血脈趕盡殺絕。”

          “閉嘴!”三長老的聲音帶著怒氣,“我早就跟你說過,所謂的圣皇,不過是我們大東王朝的竊取者,我星月閣才是正統,只不過,我們隱藏了五千多年,為的就是今天,就是要匡扶大業,重新執掌大東王朝。”

          “可是,三長老,這五千年來,圣皇的統治之下,我大東國,一直都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我們這里圣人輩出,學堂遍地,圣皇更是一代仁義明君,為什么一定要做這種事情呢?”劉雪晴哭了。

          三長老冷冷的看著劉雪晴,“好一個滿口胡言的賤人,我星月閣培養了你上百年,結果,你竟然胳膊肘子往外拐,很好,很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就除掉你。你這種女人,實在是誣蔑我星月閣風氣,就因為那圣皇多看了你幾眼,你就背叛師門,呵呵……”

          三長老準備動手。

          劉雪晴閉上了眼睛,她痛苦的說道;“我并不是背叛師門,我也不是因為圣皇多看了我幾眼,只是在百年前,他一代圣皇,曾經救過家破人亡的我。我只能償還他的恩情,他是圣君,我救不下他,那我要把他的兒子給保住!只是……終究還是失敗了啊。”

          就在這時候,她懷中的嬰兒,突然間“哇哇哇”的哭了起來。

          這孩子的哭聲,十分嘹亮,帶著幾分顫音。

          就在這時候,“吼”的一聲,周圍的古妖一下子全都沸騰起來。

          “不好,這附近的大妖被驚醒了!”一個弟子顫抖著說。

          三長老憤怒的咬著牙,他現在也很驚慌,顧不得再去殺劉雪晴,他趕緊朝著周圍看。

          “吼”!

          不遠處,一頭幾十丈的古妖拔地而起。一巴掌下去,直接把三長老等人給拍的粉碎。

          正在劉雪晴瑟瑟發抖,驚恐萬分之時。

          “轟!”的一聲巨響,山川崩裂,日月粉碎,一方空間化成了無數的能量細微,隨風飄散。

          所有的古妖瑟瑟發抖,匍匐在地上。

          一個男子,背負雙手,輕輕踏步而來,他所過之處,鮮花盛開,綠植遍地。

          古妖頂禮膜拜,再也不敢作惡。

          他就是葉謙。

          “呼!”

          葉謙看著遠處,這一方鴻蒙大世界,窺道遍地走,問道多如狗。

          但是即便如此,能夠達到合道境的,又能有幾人?

          而像自己這般,踏上合道巔峰的,更是極少了吧。

          這時候,葉謙眉頭微微緊皺,一道氣息,出現在千公里之外,那是鴻蒙大道的氣息,那道氣息,有些熟悉,又帶著幾分妖異。

          “哦?對方在主動的挑釁我嗎?”葉謙輕輕一笑,一步踏出,已經是千公里之外。

          這里是一個比較繁華的小鎮。

          整個小鎮處于山腰之上,霧靄蒙蒙,山水有聲。

          葉謙朝著小鎮之力走過去。

          此鎮名為山緣鎮,鎮子上最好的酒館,叫山緣酒館。

          葉謙站在酒館外,眉頭緊皺。

          “既然來了,何不進來一敘?”酒館里,一個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謙突然間笑了起來,“這倒是有幾分意思了。”

          他腳步輕踏,進入酒館,在靠墻的位置上,一個黑衣服的男子,坐在那里,他的身前擺著一瓶酒。

          的確是一瓶酒,而且,還是茅臺酒。

          葉謙眼睛瞇了起來,他在黑衣男子身邊坐下來。

          “秦王?”葉謙輕聲一問。

          黑衣男子抬起頭,冷冷一笑,“不錯,不過那些也只是我的無數分身之一,同一大道內,唯有一位王者,我倒是沒想到,你一個旮旯彈丸之地來得人,竟然今天可以和我真正的一爭雌雄了。”

          葉謙輕輕一笑,“那就,動手吧。”

          “轟!”

          風起云涌,山川碎滅。

          就在此時,一個年輕人破空而來。

          “父親,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葉謙驚愕,看著那長得和自己有七分像的騷年,突然間笑了。

          葉謙葉浩然的聯手一擊,天搖地動,秦王徹底華為虛空。

          “走,我們……回家了!”

          葉謙拉著葉浩然,飄然而去……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